欢迎来到济南市章丘区刁镇现林石磨机械厂!咨询热线:15634801588微信同号  微信同号

blob.png联系电话
 15634801588


行业动态

技术知识

产品分类

联系我们

济南市章丘区刁镇现林石磨机械厂

联系人: 赵经理15634801588微信同号

邮箱:xianlinshimo@163.com

地址:山东省章丘区刁镇洛川路时东村

网址:www.xianlinshimo.cn

母亲的石磨

您的当前位置: 首 页 >> 新闻中心 >> 技术知识

母亲的石磨

发布日期:2018-11-06 作者: 点击:

  从我记事起,老家的堂屋里,就支着一盘石磨。母亲几乎天天推着这原始的手工“粉碎机”,把五谷杂粮磨成面,为全家老小做饭糊口。

  与村里多数农户一样,俺老家12平方米的堂屋门内两侧,垒着对口锅台,像对称的堡垒一样,维护着雄踞堂屋中央位置的石磨的尊严。敦实的四腿磨床上,固定着直径1.2米的磨盘和直径50公分、高约30公分的上下两眼磨,整盘磨1米多高。母亲把磨棍缠在磨柄(把)上,一边用左手向磨眼里拨拉粮食,一边用右手抓住磨棍,紧靠上腹,用力前推上眼磨,围绕下眼磨的磨轴心转圈,上下两眼磨的“磨牙”(宽、深约1公分的斜型沟槽)咬合磨转。伴随着“咯嘣、咯嘣”的响声,把小麦、玉米、地瓜干缓缓磨碎,流到磨盘。经过面罗过(漏)下面粉后,再把麦麸或粗渣上磨推细。

  身高刚刚超过磨盘的我,看着母亲一圈又一圈的转圈推磨,觉得挺好玩,就在磨道上蹦蹦跳跳,还让母亲在磨棍上拴上磨扣,牵在手上,在母亲前面转,可还没转上两三圈,我就转晕了,跌倒在地,这时我才知道推磨“太不好玩啦”。

  1960年深秋,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的节骨眼上,村里停办集体食堂。刚开始,18岁以上的成年人,每月可以领到17斤玉米、地瓜干,余者再分两个年龄杠,分别领到成年人标准的一半或三成,到后来,连这些粮食也拿不到手。当时,我父亲粮食户口在公社养殖场,仅母亲一人领到村里成年人口粮,因为家里孩子多,真是穷得到了揭不开锅的地步。母亲就想方用菜代粮、以草掺和粮食充饥。先用铡刀把地瓜蔓、花生蔓铡短,拉石碾将花生皮、玉米穰碾碎,倒进石臼捣细,再上铁锅烘干,然后用石磨将其磨成草面,蒸出黑不溜秋的草面饼子充饥。本来用来磨粮食的磨,此时只能磨草。而磨草,推起来更加吃力,瘦得皮包骨的母亲,一人实在推不动这种“草磨”。哥哥和我看在眼里,痛在心上,放学以后赶快过来帮母亲推磨,母亲和哥哥分别在两个磨柄上缠好磨棍,我在母亲的磨棍上拴好磨扣,仨人合力推磨。母亲用擀面杖往磨眼里使劲按塞地瓜蔓、玉米穰,一家人摇摇晃晃推着磨,一步一颤,一步一抖,石磨发出“咕隆咕隆”的响声,整盘磨都在打哆嗦,母子虚汗吧嗒吧嗒往下滴,滴在祖祖辈辈赤脚踩出来的光滑铮亮的磨道上。

  偶尔碰上母亲从两抽桌底下的黑瓦罐里,掏出金贵的粮食,放在磨顶上推磨时,俺哥儿俩眼睛齐刷刷地瞅向磨顶,眼巴巴地盯着玉米粒、地瓜干,口水直往嗓子眼里咽,禁不住悄悄抓些往嘴里塞,“嘎巴嘎巴”地嚼。嚼的嗓子眼发干了,就掀开墙角水缸的木盖,用水瓢舀起水缸里的井水,咕嘟咕嘟地直往喉咙里灌。看着精瘦精瘦的孩子狼吞虎咽的样子,母亲眼里噙着泪,一句话也不说。多亏远在济南的舅父母,求老战友帮忙,从军人服务社购买了10袋藕粉代乳品,寄回老家,接济全家人度过那个冬天。

  第二年,夏粮丰收,家里时常传来母亲的朗朗笑声。母亲白天到生产队干一天活,晚饭后又要洗洗衣服、缝缝补补。第二天凌晨早早起来推磨,每天只能睡四五个小时,集体干活休息时,母亲刚刚坐在地头就睡着了。我至今记得,那时晚上起夜,借着堂屋风门透过来的一丝亮光,总能看到母亲抱着磨棍摸黑推磨。推着推着,母亲困了,眯缝着眼,刚打个盹,脚步一停,“咣当”一声,身体一晃,又醒了。我劝母亲早些歇歇,她总是笑着说:“你先睡吧,我推完就睡”。那时,家里没有钟表,夜深人静的时候,堂屋常常传来母亲推磨发出的“嚜,嚜”响声,就像催眠曲一样,让全家人进入甜蜜的梦乡。

  后来,兄妹、弟弟逐年长大,我们利用放学以后的时间,分担了母亲推磨的差事。特别学校放了寒假,进了腊月门之后,四人轮换上阵,连推七八天,又是秧歌又是戏,推那一升(二十六七斤)麦子和其它粗杂粮的“年磨”。推完头一遍小麦后,母亲笑盈盈地从磨盘扫下面粉,拿来笸箩,用面罗过(罗)出“头类面”,用于蒸过年祭祖的大饽饽;推出第二三遍的“二类面”,留着除夕包饺子。然后将麦麸与干地瓜丝掺成一块,推磨“啃麸”,连推三遍,直到把麦麸“啃”的薄如蝉翼为止。过年时,母亲还提前蒸好秤砣形状的枣饽饽,放进磨眼,祭拜“磨神”,犒劳忙活一年的石磨。

  1972年,村里新买了28马力柴油机,添置了粉碎机。三年后,村里通上电,又建了新磨坊,装了面粉机。面粉机一响,雪白的面粉就刷刷流出来,老百姓比过年都高兴。从此,母亲和全村人,彻底从祖祖辈辈留下来的磨道上解放出来。家家户户都把石磨“请”出堂屋,“请”出农家小院。后来,石磨又带着历史的记忆,“请”进旅游风景区,“请”进民俗博物馆。眼下,作为花甲之人,我时常梦回母亲推磨的那段时光。梦中的石磨面粉,还原了童年记忆的真实,收藏了挥之不去的乡愁。

  前些日子,我回到老家,陪伴年届九旬的老娘。坐在新楼客厅沙发上,娘俩自由自在地聊天拉呱,母亲说:“人怎么这么怪啊,现在社会越是这么好,过去的日子越是忘不了。”母亲讲起了过去推磨的那些事儿,念叨着当年用石磨推出来全麦粉的“麸面卷子”。我蹬自行车到四五里路外的超市买来“粗面馒头”,老人边吃边说:“有当年麦子面的香味。”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xianlinshimo.cn/news/418.html

关键词:石磨,电动石磨,电动石碾

最近浏览:

  • 在线客服
  • 在线客服
  • 联系电话
    15634801588
  • 在线留言
  • 手机网站
  • 在线咨询
    欢迎给我们留言
    请在此输入留言内容,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。
    姓名
    联系人
    电话
    座机/手机号码
    邮箱
    邮箱
    地址
    地址